42/车軎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农村的电不正常是常事,年年浇地还得看电的脸色。

更不是每家每户都有电灯用。

有电杜蘅就拉电灯,没电点煤油灯。她伏案很专注,心无旁骛,满屋子只有钢笔笔尖在纸张上唰唰而过的声音。

她忙了好几天,每天劳动回来洗把手就坐下写。

有时饭也不吃。

常常写到深夜,她可以好几小时不挪一下。

陈顺把饭放在灶上保温,知道她在忙大事,每到这种时候不会去打扰。每天默默把油灯的灯罩擦到锃光,方便她晚上照明使用。

杜蘅让他先吃,别等她。

看他不肯,提议不如端饭菜到她身边来,她喜欢看他吃东西,一边看一边写。他吃东西时胃口好,享受他的咀嚼,能给她解馋。

陈顺说好。

但他是真怕打扰她,经常端着饭不动筷子。

眼看写讫的稿子越来越多,满纸是她规整的字迹,一手钢笔字漂亮极了。

重点是整齐,看起来不但不累眼且赏心悦目,仿佛在隐形戒尺约束下写出来的。

画直线也是一笔。

标记数字,标箭头,看她落笔,陈顺常常看入迷。

除了写给县文化馆的厚厚一封信,她还给知青办大队写了一封,建议更换钢铁丢弃点。

造纸厂附近并不适合丢弃钢铁,信上简要地陈述了为什么不适合的地理位置原因,提出解决方案,并且附上地图。

最后一笔落定,她将公文纸迭好。

当然,这些不是她一笔落成,倚马立就的。

白天在修渠现场,她一边干活,一边分出闲置的思想,不断在脑子里盲写,润色,修改。所以晚上到家写得就快了。

陈顺并不知道这点。

他怔怔的,饭一口没动,看她写字,看她画图,看她写好。

心里很震撼。

看了几天,还是震撼。

不知道咋说,笔在她手下不像是笔,很像一杆子枪。

杜蘅一连几天在灯下专注的样子,文静,柔软,总让他想起那天她说的“爬也要爬去”。他知道她内里很有股劲,是有主意的人,是读书人也是能人。

她做这些一定有她的道理,虽然目前他还不太懂。

陈顺把饭放下,先去给她把灶上的饭菜拿来,自己吃冷吃热不那么重要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『GB总攻』成为凤傲天后一心只想搞黄色 竹马的占有欲 溺海 为了活命假装死对头老婆 为救师尊决定成为海棠受 疯批哥哥轻一点 季晨 捕手 被父亲惩罚的美人(双,训诫NP) 乳首专攻改造所 小芋头 这赘婿文是不是不太对劲 脑洞黄色废料存放处 【末世】我是真的疯了 炮灰崩溃日常 性开导老师是师尊大人 玩弄那个他(玩攻) 末世神魔录 炼气五千年 当恶毒美人成为三胞胎的共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