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5章 没有区别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“皇后娘娘脾气当真是不小。”

宇文珂坐得四平八稳,沉沉的目光盯着她,带了些凉凉的笑意。

叫人一时分不清他的喜怒。

梁婠勾唇极淡一笑,再抬眉瞧过去:“区区一个贱妾,岂容她来欺侮羞辱我?”

她没有梳妆,乌黑的长发松散垂落着,就连本该罩在外面的大衫也未来得及穿。

很明显是被她们从睡榻上强行拖来此处的。

宇文珂眯起眼细细打量,挺直的脊背、高昂的头颅、倨傲的神情,全然没有女子本该出现的羞涩、惊慌,反而一副高高在上、目无下尘的模样。

哪里是端庄贤良的皇后,倒像个气焰嚣张的女霸王。

别说与那日跟在宇文玦身后做小伏低的样子不同,就是与昨晚妖妖娆娆坐在他怀中亦是不同。

宇文珂失笑:“那又如何?现在的你也不过只是个阶下囚。”

梁婠拉展衣襟,扬起下巴慢慢朝他走近两步,正正迎上他的目光,轻描淡写地问:

“我很好奇,国公这是在为云姬出头,还是在为流掉的孩子报仇?”

宇文珂眸光一凛,嘴边还是笑了下,并未回答。

隔着案几,梁婠立在他面前,居高临下瞧他,挑剔的目光从他的头顶一寸一寸往下游移。

好像她看的不是大权在握的国公,而是在打量什么以色事人的伶工倡优。

眼神如此的放肆与大胆。

宇文珂面色一变,心中升起几分怒意,他堂堂大周的晋国公,何时被女子这般赤裸裸的审视过?

可她脸上完全找不见半点羞怯。

宇文珂瞳色渐深,正欲发作,却见她人弯下腰拎起案几上的茶壶。

要毁了证据?

宇文珂刚抬起手,梁婠像是早有预判,先一步换去另只手上。

看着他落空的模样,她笑出了声。

“行动即态度。”她抿着嘴唇,挑衅似地瞧他,“我倒是觉得,不管是云姬,还是那孩子,在国公眼里还真不如这壶毒茶更叫你在意。”

宇文珂一愣,旋即大声笑了起,笑声狂放,落在营帐里的每个角落。

梁婠摇摇头,将茶壶搁回案几上。

紧接着又后退两步,颇为不屑地哼笑一声:“本以为国公是骁悍雄杰之人,不想如此拙劣的伎俩竟也识不破,倒是我看走眼了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言情小说相关阅读: 综穿:从甄嬛传开始大杀四方 月下昙爱 联姻多年后,她重生了 扮演女鬼后,我成神了? 称霸歌坛,从一首素颜开始 夜猫子晚木的新书 救命!那个藤蔓天天求贴贴 亡国后,成为摄政王的阶下囚 救命,谁家攻略对象一身反骨啊 落雨的城北 御兽:草系最弱?我能无限增殖 许你一世繁华之安宁 我在修真界卖盒饭 开局穿成小可怜 至尊神豪SSSSSR 穿七零年代之发家致富 爱的谜题:林晓萱 重生:截留19万,一路狂飙 和马先生的100件小事 算计我?你完了!破产败落没跑了